八一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紀妖山海 > 第四十五章 我的倔強(下)

                    
                        

    ……

    “張叔,不論結果如何,我始終相信,事在人為!如果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那么生命將毫無意義!”

    聽著江陽斬釘截鐵的話,張衛雨久久無言。

    江陽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他很懷疑,方學舟醫生的記憶封印,是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陽陽,你先吃飯吧,吃完了叔讓方大夫給你檢查下身體,如果方大夫覺得可行的話,那到時候叔再給你申請報考武科。”

    因為今年前線形勢嚴峻的緣故,所以聯邦啟用了多年未曾動用的特殊換科渠道。

    只要條件符合,在開考之前,不論是由文入武,還是由武入文,都可以自由選擇!

    在這種關鍵時期,選擇由文入武的話,不僅有著額外的加分,還能夠享受一定的隱性福利。

    當然,如果是武科考生臨時轉文的話,那不僅沒有任何優待,甚至還會對其未來的就業,產生一定影響。

    江陽這種因病被迫轉科的,只要情況屬實,經聯邦核實后,雖然沒有一系列優待,但不至于影響到未來就業。

    江陽一碗飯吃完,方學舟也恰恰到了門外。

    兩人小聲交談了幾句后,張衛雨將方學舟迎進屋內,笑道:“方大夫,麻煩您了……”

    方學舟搖搖頭,并未說話,將手按在江陽的手腕上后,他用特殊武技仔細檢查著江陽的身體狀態。

    良久,方學舟幽幽一嘆,道:“江陽,你身體恢復的并不是很好,如果你執意要參加武科高考的話,很可能會再次引起經脈破裂……”

    方學舟邊說,邊偷偷給張衛雨打了個手勢,示意記憶封印并沒有出現什么問題。

    見狀,張衛雨嘆息一聲,道:“陽陽,別鬧性子了,你要真在高考中出了什么意外,你讓我如何向你父母交代啊……”

    此刻,江陽面色猶豫,但在心中掙扎了一會后,他還是堅持的說道:“我還是想試一試!即便真的因為身體原因落榜了,那至少我也曾努力過!”

    “陽陽,別任性了,聽叔一句勸吧……”

    心煩意亂的江陽第一次打斷了張衛雨的話,道:“叔,我想出去靜一靜,再讓我想想吧!”

    話音剛落,江陽不顧欲言又止的張衛雨,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哎……這孩子咋就這么倔呢!”

    …………

    六月的天,說變就變。

    烏黑的云層密布天空,一場毫無征兆的瓢潑大雨傾盆而下。

    黃豆大的雨珠,肆意拍打在江陽的身上,但他那顆熊熊燃燒的向武之心,卻絲毫沒有因為冰冷的雨水而熄滅。

    江陽漫無目的地奔跑在雨中無人的街道上,身后遠遠吊著張衛雨和方學舟兩人。

    不知跑了多久,江陽來到了一座山峰腳下,各色的薰衣草散發著誘人的清香,江陽煩悶的心情也為之舒緩開來!

    江陽并未因此停下腳步,而是繼續向著這座遠近聞名的雪浪山上跑去。

    孤身站在山巔,江陽抬頭仰望著蒼茫的天空,用怒吼宣泄著心中的不甘。

    但怒吼并不足以撫平江陽心中的不忿,他從地上拾起一根筆直的樹枝,狂亂的揮舞了起來。

    雨幕之下,緊握樹枝抽打著一旁樹木的江陽狀若瘋魔!

    他的怒吼,在山間回蕩。

    張衛雨兩人彼此對視一眼后,繼續默不作聲的看著江陽。

    江陽的記憶雖然被暫時封印,但隕星槍法的傳承,卻早就深深地刻在了他的骨子里。

    揮,刺,挑,砍……

    “咔!”

    當江陽揮動著樹枝,刺在身旁一棵樹身上時,他手持的那一段樹枝應聲而碎。

    而樹枝的尖端,卻深深的刺入了樹身之中。

    樹身朝向張衛雨兩人的一面,更是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大洞!

    “咔嚓……”

    樹身自中央斷裂,轟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江陽眼下這個身體狀態,在強行耍了幾槍后,渾身的經脈頓時一陣鼓脹,那熟悉的感覺涌現,不由讓他心中一片頹然。

    “終究還是不行嗎……”

    話音剛落,江陽雙腳一軟,整個人無力的半跪在了地上。

    隱于暗處的張衛雨見狀,下意識問道:“陽陽!你沒事吧?”

    話畢,他快步向江陽走去。

    江陽抬手,止住了想要近前的張衛雨:“別過來,我沒事!”

    此刻,江陽的目光卻并未看向張衛雨,而是被身前幾株破土而出的嫩苗所牢牢吸引。

    望著這些嬌嫩的幼苗,江陽口中喃喃自語道:“新生……”

    都說天無絕人之路,可為何自己剛剛踏上武道之路,夢想便被意外無情扼殺。

    體內經脈的鼓脹感愈發強烈,江陽的雙手當即無力垂落,雨水自他的臉龐流下,一滴滴濺落在地。

    就現在這個樣子,我究竟還在堅持什么?

    不甘的淚水自眼眶滑落,從未有這么一刻,讓江陽如此絕望。

    緊緊佩戴在江陽手指之上的儲物戒突然亮起,一桿銀色的長槍憑空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江陽呆呆的看著霸王槍,腦海中的記憶封印一陣顫動。

    “嗡嗡……”

    自槍身傳出的嗡鳴聲,似是在和江陽訴說著什么。

    不遠處,張衛雨詫異的盯著這桿刻有霸王二字的長槍:“這是極道殺戮之兵?江陽到底在紀妖界經歷了什么……”

    張衛雨沉思之際,霸王槍兀自落在江陽身前,江陽下意識的攤開手掌,緊緊握住了槍身。

    一種陌生的熟悉感剛自江陽心頭涌現,霸王槍內的煞氣瞬間便拖著江陽凌空而起,根本沒有給他和張衛雨任何的反應時間。

    “不好!”

    跌落到武師境的張衛雨,并沒有凌空飛渡的能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江陽的身軀,被霸王槍帶到了半空之中。

    傾聽著霸王槍傳出的嗡鳴聲,身體懸在空中的江陽,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

    只見江陽死死握住槍身,對著頭頂的烏云狠狠刺去。

    “我,不甘止步于此!”

    在江陽的怒吼聲中,槍尖刺入烏云,張衛雨面色呆滯,看著漫天翻滾的銀色驚雷,順著槍身,毫無阻礙的竄入了江陽的體內。

    全程目睹了這一幕的方學舟,雙眼更是瞪得滾圓。

    “這莫非是……雷霆鍛體!?”

    “江陽他瘋了!”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