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四合院之飲食男女 > 第一百零七章 騎馬(為“叫我大白兔糖哥”萬賞加更)
    秦淮茹哭了一陣又說道:“以后我管棒梗您不允許阻攔,那是我兒子,我一輩子的依靠,他要是毀了,我也不活了,您也別想好”

    賈張氏慌了:“這是怎么話兒說的,棒梗不是好好的嘛, 怎么不學好了”

    秦淮茹數落著棒梗的往事說道:“許大茂家的雞那件事兒我就不說了,往前倒,多少次了,去廠區偷工料,賣到回收站,逮到就是一輩子的事,你真想棒梗吃槍子兒啊?”

    賈張氏慌忙辯解地說道:“不至于不至于,以前說好的是去撿廢鐵, 現在不是學好了嘛”

    秦淮茹越說越嚴厲:“您要是再唆使棒梗偷東西我就把您先供出去, 您先去吃槍子兒,我說到做到”。

    秦淮茹轉過身,死死地盯著婆婆,流著眼淚恨恨地說道:“您今天也看到許大茂什么樣了?您還敢跟院兒里的老婆子們嚼舌根,你覺得那些老婆子不會告訴李家啊?前院那個活土匪您覺得是善茬兒嗎?”

    “平時他跟許大茂見了面兒都是先打招呼,每次都是笑嘻嘻的,一臉的客氣樣兒,今天你看他下手有多狠,臉摔的跟血葫蘆似的,棒梗早晚得落在他手上”

    “我求著他,上趕著幫著他就是為了貼上他,將來棒梗萬一有個錯兒也好求的出口,長大了也能求他給個出路, 貼傻柱有什么用?就那兩盒飯能給棒梗什么?這下您知道我為什么求著李學武幫我了嗎?”

    說完委屈著“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棒梗在外屋床上聽見奶奶與母親的對話了,哭著跑進來鉆進秦淮茹被窩, 抱了秦淮茹跟著一起哭。

    秦淮茹看見兒子更是多年的委屈都哭了出來。

    “棒梗啊, 別怪媽心狠啊,要是不打你, 不教育你,今天那槍將來就得頂在你的腦門兒上啊!”

    賈張氏從沒見過秦淮茹這樣,忙叫棒梗:“孫子,快哄一哄你媽,這怎么話兒說的,不拿了,咱們再也不拿了,都不要了,再不敢偷拿了!”

    “孫子,明天咱們娘倆兒還喂雞掃院子去,咱好好學,咱不惹李二...李學武了”

    感情這賈張氏想著原告進去一個,自己孫子就不用繼續喂雞了,因為以現在的情況看,婁曉娥是下不出蛋了,就想著結束這個處罰。

    賈張氏當時實在是嚇壞了,李學武一掏槍, 賈張氏尿都嚇出來了,又想起上次的事了。

    今天那槍口對著許大茂,也對著大院眾人的心里了, 聽見賈家秦淮茹娘倆兒的哭聲都在反思自己有沒有那一天。

    三大爺家,二大爺家,一大爺家,傻柱家,各家都在反思。

    躺在床上的婁曉娥才是最難的,淚水已經把枕頭打濕了。

    不知道今天自己做出的決定對不對。

    無論對不對,自己結發的丈夫進去了,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自己有可能是個活寡婦,也有可能是真寡婦,無論是什么都不是什么好結果。

    自己怎么面對許大茂的父母,怎么面對自己的父母,以后怎么面對院子里的眾人。

    一個把丈夫送去死的惡毒女人?

    但是怎么就消不了這口氣呢。

    是他先背叛我的,我拿娘家的吃,我拿娘家的喝,到頭來用這些東西去外面養野女人。

    是因為自己不能生嗎?

    是自己不漂亮嗎?

    每次去許大茂家他父母的問詢和嘮叨,鄙夷的眼神。

    不下蛋的母雞......

    煩了,自己一個人過挺好,無憂無慮無人背叛,就這樣吧。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是假的。

    枕邊書、懷中貓、意中人也是假的。

    愛而不得,山海不可平才是真的。

    周一的天是晴朗的天。

    四合院的人民是好喜歡,

    眼望鋼廠高聲喊:我愛你...嗆了一嘴的雪。

    昨天夜里下了一宿的雪,約莫凌晨開始下的,到現在還哩哩啦啦地沒有停歇,早晨起來雪已經沒過腳脖子了。

    做早飯時李順一家子才慶幸,多虧自己家有人打了柴,在屋里存了木柴,夜里大姥起夜又填了兩遍火。

    自行車是沒法騎了,這天騎自行車,兩步一個跟頭,還不如走著呢。

    李學武偏不走著去。

    李學武騎馬。

    帶了一袋草料,上了鞍韉,穿著軍大衣,像是個將軍。

    路上一走一滑的行人們羨慕地看著李學武。

    浙瀝覆寒騎,飄搖暗川容。

    十分得意呀額!

    昨天的郁悶與怨氣一掃而空。

    別人需要一個小時蹣跚到軋鋼廠,李學武只需要二十分鐘,沒有對比就沒有優越感。

    把馬拴在宿舍邊上的樹上,卸了鞍韉扔到宿舍里,告訴隊員下午給喂草料和水就出門了。

    進了辦公室,把上周的出勤記錄和結案記錄看了看,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兒。

    這個時候工人生活所在的區域風氣還算好,偷雞摸狗的少,一般都是像大院大爺們一樣自己處理了。

    畢竟都在一個廠子里工作和生活,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有點兒矛盾也都各自退讓一步了,小偷小摸更是別想在廠子里活了。

    跟韓雅婷交代了幾句就下了樓,看了看正在執勤的許寧。

    昨晚的魏同和劉福生已經換了班兒回去了。

    聽許寧匯報,屋里早上叫喚了一陣兒,現在應該是沒力氣了。

    李學武也不管他,出了辦公室,集合廠護衛隊的隊員,雖然昨天夜里有8人去街道執勤,剩下的都在昨夜交替執勤,但是早操還是要出的。

    今天的早操改除雪,領著一隊列的隊員站在辦公樓前訓話。

    “同志們,雪停了就是命令,為了保證機關單位的工作秩序,咱們先把辦公樓區的雪清除干凈,再把大門口清除干凈”

    “是!”

    說著就開始干了起來,李學武主動帶頭,韓雅婷也從樓上下來幫忙。

    幾個辦公樓上早到的領導端著茶杯在各自辦公室的窗戶里面看著外面熱火朝天的場景點頭。

    李學武干活兒從來不白干,開始干的時候就讓隊員們喊起了號子,唱起了《團結就是力量》,不信樓上的領導聽不見。

    李學武他們也不是都清掃,只是把主干道和輔路上的雪清除了,小車隊的司機還沒到,也幫著他們把車庫門口的積雪清理了,花壇里和草地上的雪不用清理,厚厚的雪正好養地。

    二十多人干活兒,十多分鐘就把辦公樓區的積雪收拾干凈了,李學武又帶著人繼續清理辦公樓區到大門廣場這一段兒。

    人多力量大,保衛處和門衛除了執勤的也都跑出來幫忙,很快大門前就干凈了。

    小伙子們十八九歲的樣子,活力十足,也不覺得累,嘻嘻哈哈的,尤其是見到韓雅婷和樊華這樣的大姑娘參與進來,更是賣力氣。

    車間的工人、其他各部門的也都把各自車間和部門的雪清掃干凈。

    廠廣播站播放著《南泥灣》、《咱們工人有力量》等歌曲,工人們走路也跟著哼唱著。

    這個時候的人們走路沒有低頭族,案首挺胸,精神面貌真好!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