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中獎一億人民幣后 > 第九十九章 重游故地


    當清晨暖洋洋的大太陽曬到屁股上時,周可溫也從睡夢中自然地醒了過來。

    這次他可學聰明了,睡前將陽臺窗簾拉了一半,讓陽光不再那么刺眼。

    “哎呀!又是美好的一天。”

    穿著個大褲衩子來到陽臺,呲溜一下拉開了窗簾和陽臺推拉門。

    望著波光粼粼的江景,周可溫為自己買了這個房子的決定點了十萬個贊~

    “啊~”

    懶洋洋地伸了一個懶腰,感受著還有些許涼意的江風,整個人的精氣神頓時都好了不少。

    簡單收拾一番自己,他來到地下車庫將許久未騎的小幽冥拿出來擦了擦。

    “老伙計,又要辛苦你嘍~”

    騎著車來到熟悉的那家早餐店。

    “這幾次倒是巧呀!怎么我每次來,都能遇見你這個小丫頭?”看著一旁的謝曉曉,周可溫著實為這份緣分感到好笑。

    “嘿嘿,誰說不是呢?”

    謝曉曉嫣然一笑,青春靚麗的她在這個早上如同一道光芒,輕輕刺了周可溫一下。

    “快吃,吃完我順路送你去上學。”

    “好嘞!謝謝可溫哥哥。”

    ~

    兩人吃完了早餐,周可溫便騎車帶她去了學校~

    將謝曉曉放下后,他又熟絡地來到中介門店和眾人打了個招呼,剛想離去到一旁自己的小超市里看看,大店長王凱卻是在二樓叫住了他。

    “可溫,等一下,有點事找你。”

    “凱哥,什么事?”

    “上來聊。”

    “哦~好嘞!”

    周可溫來到了二樓會客室,里面除了王凱沒有其他人,王凱讓周可溫坐下,然后點了支煙吸了起來~

    “……”

    王凱不說話,周可溫也就靜靜地看著沒說話。

    呼呲~

    “有件事想和你說一下,看你干不干!”

    “嗯,你說。”

    王凱又抽了一口煙,沒有急著說話。

    周可溫見狀,知是不太好辦的事,他也不急,繼續等著他主動說話。

    “我想讓你和我們一起投資個房子。”王凱最終還是主動說了話。

    “什么房子?”

    “九華小區的學區房。”

    “怎么說?”

    王凱望了周可溫一眼,然后低頭有些糾結地說道:

    “最近,楊歡打電話打出來一套低于市場價的房子。現在轉手我們就能多拿十萬塊錢。”

    “可是……這次我們想當一回籃子,與業主低價簽一份購房合同,交一筆定金,然后等過完年回來后漲價賣掉。”

    “預計收益,30萬起!”

    ?

    聽到這,周可溫眉頭皺了皺,這種事……他還真做不出來。

    笑著拒絕了王凱的提議,他起身說道:“凱哥。你要是借錢,我這可以資助你一些,可要是做這種事情,恕可溫我無法參與了。”

    說完,他笑著抱歉一聲離開了門店~

    樓上,看著周可溫消失的背影,王凱苦笑了一下,他就知道周可溫會拒絕。

    可是見到這么一個賺快錢的機會后,他手上資金有限,急得他都想要把手上價值十幾萬的表賣掉湊資金了。

    “要不,把這塊表抵給可溫借點錢?”這么一想,王凱決定中午讓葉天龍把他約出來再說道說道……

    隔壁小超市,看著冷清的店面,周可溫嘆了口氣,靠這個發家致富,看來是不可能了,養活一個員工,估計都費勁~

    “老板,你來了。”

    “嗯。過來看看,最近生意怎么樣?”

    “還行,最近靠著旁邊中介門店收入,比以前倒是還要好一點。”

    “哦哦~現在半個月過去了,大概有多少收入?”

    “這……還沒有細算。”

    “算了,唉~我明天就回老家了,過年你自己看著放假就行。”

    “好的老板。”

    騎著小電驢,周可溫先回了家拿上了相機,然后開始騎車四處晃悠起來。

    明天他就買票要走了,今天得好好再看看這座城市,將有念想的地方拍照留念一下~

    騎車過了湘江,來到河東。

    先去杜甫江閣,看著那高偉的建筑,周可溫輕輕按下了快門。

    想想昨日觀雪,仿若昨天!

    又騎車來到五一廣場附近,轉悠了好一陣子,周可溫才找到元旦前夕吃的那家路邊沙縣小攤。

    此時老板已經開門營業,看到周可溫這么一位客人,立馬熱情的歡迎著。

    周可溫就喜歡老板這一點,眼里永遠沒有高低貴賤,不管你吃什么,他們對所有來的客戶皆是熱情相迎!

    “給我拿一碗玉米排骨湯。”

    “好嘞,您稍等。”

    坐在路邊熟悉的位置,喝著熱湯,周可溫看著旁邊忙碌的老板,少有的主動開口與之相聊起來。

    “這位老哥,你們這店開了蠻久了吧?”

    “嗯,一晃都快十五年了。”

    “看這情況,附近是要拆遷?”

    “有這苗頭,就是一直沒拆掉,畢竟這地段好,想拆掉可是個天文數字!”

    老板似是知道點什么,但也了解的不多,畢竟他就是個租客。

    “唉!那怕是以后可能吃不到您家的飯菜了。”

    店老板聽了嘆了口氣,沒有再說什么。

    支付了8元的湯費,周可溫拿起相機拍了一張小店的照片以做留念。

    告別了老板,周可溫來到國金中心,從上至下一樓一樓的獨自晃悠著轉了起來。

    兩只熊依舊是很多人打卡,書店里依舊是來來往往的文藝咖。

    咖啡店……已經停業整頓,掛上了“暫不營業”的牌子,門口的道路也沒了椅子的阻攔,讓行人暢通無阻。

    滑冰場還是飄蕩著歡樂的孩童笑聲。

    周可溫靜靜地望著冰面出神了好一會兒~

    繼續向下。

    看著一排子奢侈品店,他停下了腳步。

    這是元旦前夕,董雨露說來錯地方的位置!

    他默默走進了一家包包店看了起來,售貨員很熱情地接待著,周可溫卻是很平靜,也不怎么說話,就只是靜靜地一個個看著。

    對于挑包他沒什么經驗,畢竟他連自己的錢包都不曾買過。

    只不過看到順眼的,他就駐足細看兩秒,也不是看價格,就只是看看細節。

    有那么一款CC的金球包,他看的挺喜歡,可是那個金球卻是讓他有些不舒服,感覺多此一舉,便繼續看起了其他的。

    最后,他選了一款CC的鏈條包(24900¥),一款GG的marmont(18500¥)。

    兩個都不是很貴,但是都比較符合周可溫的審美,簡約低調卻也能彰顯青春活力,這也是他感覺董雨露應當會喜歡的兩款。

    對于那種滿身大牌log,并且奇形怪狀的昂貴包,他是真的欣賞不來……

    買完兩個包,周可溫并沒有離開,繼續轉著看了起來,最后他選定了一款38000¥Lady Dior的包。

    前兩個包是周可溫準備送給董雨露的,后一個,卻是他要送給母親的。

    買完包,拿著東西出了商場。

    將包隨手塞進車座底下,倒是剛好放得下三個包~

    繼續向北騎行……

    看著一旁的星城青少年宮,他想起了自己大一時冒雨參加的改革開放六十周年志愿活動。

    想起當時,自己還在這里與兄弟幾人調侃小王同學,住自己家的萬達酒店,擦屁股卻沒有衛生紙。

    這也就算了,小王同學還在微博上發言:cnmlgb,萬達酒店是我住過最SB的酒店了,還TM是自己家開的,絕了。

    這也就算了,沒想到大王同志看了,也是非常來氣,一句話更是猛懟:小王同學是我見過最SB的富二代,關鍵還特么是自己生的……

    “哈哈哈~”

    想到這,周可溫望了望不遠處一棟高樓,那家五星酒店應該就是那座了。

    聽說酒店管理者早就被開除了,一年前,萬達的酒店,更是老王同志把那家酒店包含在內的76家酒店,以335.95億的價格全部賣了出去。

    想起這些,周可溫笑著繼續向前……

    “馬勒戈壁的!”

    看著不遠處那個自己雖然沒有進去過,但是卻鼎鼎大名,并且和自己結下深仇大恨的古寺~

    他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撿起地上一塊石頭,罵罵咧咧的狠狠丟了過去:亂我道侶之心,此仇不報非君子,今天是一顆石子,下次……我把你推成石子,遲早有一天拆平了你……

    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他繼續前行。

    北邊路到頭是一條瀏陽河,騎車在河邊小路沿岸靜靜地慢慢晃悠,剛才的一身戾氣頓時也消散了不少~

    時近中午。

    剛準備找個地方吃飯,便被葉天龍一個電話叫住了。

    “三斤,你在哪?”

    “河東三角洲這邊。”

    “你等等……”過了一會兒,葉天龍繼續說道:“我給你發個位置,中午請你吃飯。”

    想了想自己也沒啥事,周可溫點頭應了下來。

    看著葉天龍發過來的位置,一家東北菜館,就在自己這附近。

    “看來這是專門找自己說事來了呀?什么事吶?”

    不解,不過還是騎車前往了地方。

    葉天龍這邊也開車帶著大店長王凱到了河東。

    一個騎車,一個開車,兩方到地飯館時倒是剛好遇見。

    看到副駕下來的王凱,周可溫知道,這是他借葉天龍,又要和自己談房子的事情了……

    東北菜館里,王凱點了一鍋東北燉大鵝。

    “三斤,今天讓你嘗嘗正宗的東北菜,你一個西北人絕對沒嘗過。”

    周可溫笑了笑,自己還真的沒怎么吃過。

    飯桌上,有葉天龍在,氣氛倒也十分好。

    吃至一半,葉天龍看了王凱一眼示意了一下,王凱咳嗽兩聲說道:“那個可溫,有點事要麻煩你。”

    “凱哥你說吧,不過如果還是那個房子的事,我只能說免談!”

    “……”

    “不是房子,就是……我想要問你借點錢,不過你放心,我把我的手表抵押在你這。”說著葉天龍摘下了手上的AP皇家橡樹放到了桌上。

    周可溫看了一眼王凱,又看了眼桌上的表,猶豫一二,他還是拿起來看了看。

    手表是精鋼表殼橡膠表帶的機械表,低調不失奢華,他還是挺喜歡這種比較厚實的橡樹手表的,顯得人穩重有內涵。

    試戴了一下,手感也還行,而且挺新,畢竟才新買不久~

    “你……準備借多少錢?”

    “十萬。我這個表十七萬買的,發票證書盒子都有。如果我還不上錢,表就是你的了!”

    “……”

    摩挲著表身,周可溫閉眼思考了兩分鐘。

    “行,表我就直接戴著了。十萬我現在轉給你。”說完周可溫便掏出了手機。

    王凱沒想到居然這么容易就拿到錢,有些恍惚地掏出手機打開了收款碼,聽到10萬到賬的聲音,他這才緩了過來。

    “唉~謝謝你了,可溫。”

    “小事,吃。”

    “吃。”

    三人雖沒喝酒,但是吃的都很開心。

    吃完飯,王凱付了賬,又拉著兩人到了一旁采耳店舒舒服服地采了個耳,按了個摩。

    渾身舒爽的出來,周可溫告別了葉天龍和王凱,繼續騎車在城市里晃悠起來。

    湘南廣電中心,明星的搖籃,他也只在外面看了看馬桶大樓,拍了張照片,里面倒是從來沒去過。

    這里,曾是周可溫來此城市上學的原因之一。

    “要是能偶遇一兩個喜歡的明星就好了,可惜……來星城三年倒是一個也沒遇見過!”

    想著,頗為遺憾,不過時間還長,以后總會有機會的~

    晃悠了一下午,周可溫基本上將河東大大小小有看頭的地方轉了個遍。

    看時間不早了,便趕回了河西先將包和手表放回了江景房的家里,然后騎車又前往了達盛小區的出租房中,靜靜坐在沙發上閉眼休息起來。

    ……

    檔案館。

    朱小喬下了班,便叫上了室友尚南依按著周可溫發的位置,來到了出租房。

    “好久不見呀!小喬。”

    “嘿嘿,可溫。好久不見,抱一個。”

    說著朱小巧大大咧咧地上前熊抱住周可溫,整的他臉紅心跳地連忙推開。

    一旁尚南依捂嘴悄悄偷笑著。

    “小美女,你也來了,又變漂亮了哦。就是沒有長二兩肉。”看著一旁小鳥依人的商南依,周可溫忍不住調笑了一句。

    “謝謝,你也變帥了。就是又多長了二兩肉。”尚南依絲毫不懼地笑著回懟著。

    “哈哈哈!”

    實際皆有些社恐的二人,居然互相吹捧逗趣,倒是也別為好玩~

    周可溫指了指屋里:“你們自己看看吧,房子喜歡的話,這兩天就搬過來住。反正空放著也是浪費。”

    “嗯嗯。”

    朱小喬開心地拉著尚南依參觀起來,看到東面的窗戶居然可以看到上班的檔案館時,她更是開心地尖叫了一聲:“可溫,你這房子選的也太好了吧!這也太方便了,視野還好。給你點贊。”

    “那是~我的眼光那可是美院出身,特種兵營里錘煉。”看到朱小喬歡喜,周可溫也被感染地很是開心,立馬笑著回了一句。

    “……”

    猛的~

    說完這話,周可溫卻是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發現自己與朱小喬在一起的時候,好像從來便沒有不開心過!

    她一直是一個快快樂樂,無憂無慮的人,并且……她還用自己的快樂感染著別人。

    想起過往一幕幕,這個樂觀開朗大方,對自己貼心照顧的女孩,居然不知不覺地在自己心底里占了一個角落。

    想到這,周可溫有些無措起來……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