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職業祭天 > 第九十二章 再遇【求訂閱,求月票】


    陳連舫頭也沒抬,根本不理會他,自顧的開始繼續嘗試,優化其治療方案來。

    “我師尊就是這么個性子,你先下去吧,待師尊他摸清楚了具體情況,自會去什么醫療部的。

    畢竟就算要大規模的治療,也少不了找你們幫忙,我們三個人肯定是不行的。”張布衣對著童鴻慶言語道。

    童鴻慶聞言,立即轉身對著一個捕快吩咐了幾句,那捕快匆匆離去。

    “下官還是在這守著吧,免得哪個不長眼的沖撞了大人。這幾天城里疫病洶涌,不少亡命徒發瘋。”

    張布衣看了對方一眼,道:“隨便你吧!”

    言語間,就不再理會對方。

    就這樣,張布衣和陳連舫兩人開始繼續研究治療,周樹人一旁打著下手。童鴻慶和三個捕快則沒有上手,僅僅在一旁看著。

    不一會,又匆匆來了好幾個老者,除去一個一轉了外,其余全是學徒修為。看其打扮,想來是醫者職業者了。

    醫者不管是修行還是就職,本就艱難,所以很稀少。如今能一口氣瞧見七八個聚一堆,已經算少見了。

    這些人,一個個都沒打擾張布衣兩人,有的仔細的看著陳連舫手中金針不斷的變化,做著各種嘗試,有的則主動和周樹人一起,打起了下手。

    隨著一個個的病人見好,眾人喜色漸濃。就是不懂行的,也看出來陳連舫確實找到治療辦法,而且效率越來越高。

    街道上,原本那些有氣無力,坐著等死的病人發現這一幕后,開始向著他們這邊聚集。

    許久,陳連舫突然停下了繼續治療的舉動,看了張布衣一眼,張布衣心領神會的道:“好了,走吧,去臨時醫療點。”

    眾人聞言,熱情而尊敬的領著三人,向著城中心而去。

    ······

    張布衣他們一行,最終還是沒能到臨時治療部搞什么會診,因為他們三人在中途,直接被主薄衛弓給請了去。

    衛弓,不算什么好官,但是也夠不上什么大奸大惡。他是本地人,屬于承襲官職,是個典型的地方官吏,屬于這個時代的特色。

    不求大功,也不犯大過,有些小貪,只求平穩順遂,家族世代沿襲。也是因此,他家世代耕耘下,讓他在這金州影響力其實非常大,甚至要是發力,絕對能輕松架空知府的程度。

    之前他沒有這么干,如今知府死了,家族破亡在即,他也顧不得什么隱藏鋒芒了,全力出手間,勉強穩定下了金州的情況。

    要不然,張布衣他們來到時,見到的,估計又是另一副景象了,至少沒這么安穩。

    “張巡檢師徒二人真能治療這鼠疫?”衛弓看著三人,開門見山的問道。

    “目前還只能靠修為,蠻力去病,還做不到出方子,要想弄出方子,估計少說要十天半月。”張布衣開口回道。

    “無妨,只要能治,能穩住一些人,這金州就亂不了,到時拖延到太醫來就行了。”衛弓面露了點點喜色的說道。

    張布衣點了點頭,并沒在這個時間,說什么一視同仁,不搞特殊待遇,不會優先治療官員的蠢話。

    這種時刻,穩定局勢才是最明智的選擇,要不然一些管理層染病無救下,鬼知道臨死會發什么瘋。

    衛弓見張布衣如此干脆的同意,這和他打聽到的消息有點不同,讓他準備的一堆勸說腹稿,完全沒用上。他露出了一些喜色,道:“那幾位巡檢打算何時開始著手救治?”

    “明日吧,本來師父打算明日全城排隊治療的,但是我估摸著,還是讓衛大人來安排穩妥些!”張布衣沉吟道。

    衛弓看了看從始至終都一臉漠然的陳連舫,這半日他已經通過手下,大致摸清楚了三人的關系、性子和狀態。

    因此他沒有企圖和陳連舫熟絡,而是起身恭敬一禮道:“那在下就替金州百姓,先謝過幾位巡檢了。”

    “衛大人言重了,這本來就是我等的職責······”

    “主薄大人,有人到訪!”

    不待張布衣言罷,客廳門口,一個護衛就走了進來,稟報道。

    “我不是說了么,沒我允許一律不見。要求救治的,明日再說!”衛弓皺眉的回道。

    “大人,不是城里其他大人家的,是洋人那邊來人了。之前就來了一次,被小的給擋了回去。”護衛看著衛弓解釋道:

    “剛才又突然來了一位洋夫人,說她是西摩爾夫人,是日不落帝國的什么總督夫人,小的不敢怠慢,這才不得不來通報。”

    “摩西爾夫人?駐夏海軍總司令夫人!城里怎么有這種家眷的!”衛弓一驚,皺起了眉頭,沉吟了一下,道:“你先去,本官馬上出來。”

    “明白了!”護衛見禮間,退了出去。

    摩西爾夫人?

    張布衣神情一頓,腦海中閃過了一個貴婦的形象,之前乘船而來時,焦急尋找安其拉·摩西爾的,好像就是這位愛德華·摩西爾的夫人吧?

    所以這熊孩子兩娘母,之前是來金州游玩的?看衛弓這反應,似乎還不知道,悄悄游玩?

    衛弓看了看張布衣三人,道:“摩西爾是日不落帝國駐大夏的海軍總司令,一個不慎就是兩國外交問題,實在是得罪不得,在下需要去接待一下,還請幾位······”

    “一起去瞧瞧吧。”不待衛弓言罷,張布衣就插話打斷了衛弓,道:“這個時候來,還如此急切,想來是奔著我等三人來的。”

    “這······倒是在下之前沒考慮周全,忘記封鎖消息了。”衛弓回答道。

    “無妨,而且之前我們三人并沒隱藏什么,所以怪不得大人。”張布衣微笑起身間,笑道:“說不定我還認識這位夫人呢!”

    衛弓一愣,詫異的道:“張巡檢認識摩西爾家的人?”

    “嗯,之前偶然間有過一點接觸。”這時張布衣三人已經起身,看著衛弓道:“走吧!”

    【命數+1!】

    衛弓見此,深深的打量了一眼這幾位巴蜀來的巡檢,沒在言語。

    ······

    張布衣三人出了客廳,來到另一處院子。剛一進院子,就看到一個身穿日不落帝國特有的裙子,在院子里焦急的走來走去,并沒有進屋坐著等候。

    “你們大人還有多久來?”她轉了兩步,又開口對護衛問道。即便很焦急,依舊努力保持著優雅的舉止。

    “大人說······”

    不待護衛言罷,摩西爾夫人眼神就是一亮,邁著小碎步,快速來到了剛剛進入院子的幾人面前,用一口蹩腳的中文道:“你就是金州知府?”

    衛弓張嘴欲言,摩西爾夫人又立即道:“算了,那不重要!”

    言語間,她將目光看向了張布衣三人,最終目光在張布衣身上停頓了下來,詫異的道:“是你,原來你是就是巴蜀來的醫生?”

    張布衣微笑間,微笑的道:“又見面了,夫人。要是夫人找的是下午城里治病的人的話,想來是沒錯的。”

    “太好了,趕緊跟我走,我家有病人需要你救!”摩西爾夫人驚喜的道。

    張布衣眉頭一皺,站在原地沒動。

    摩西爾夫人見此,動作一頓,道:“不好意思,我大概還有點不適應你們大夏的禮儀,不過事情緊急,我也顧不得這些了。如果我說我可能知道這病的緣由,你幫我救人做交換如何?”

    “緣由?”衛弓疑惑的插言道。

    張布衣眉頭一挑,看著摩西爾夫人道:“聽夫人的意思,這事卻時另有隱情了?”

    “我也不確定,聽查爾斯說可能是的。而且我那需要救治的,不僅是我們的人,和我們同行的,還有你們大夏的一位郡主,也需要救治。”摩西爾開口道。

    郡主?當時蒸汽船上還有郡主同行么?

    張布衣一愣,衛弓錯愕的道:“郡主?夫人你確定你沒理解錯?”

    “沒錯的,就是和我們一同游玩的郡主!”摩西爾夫人開口道。

    張布衣沉吟了一瞬,道:“那就去看看吧,反正也就走一趟的事情。”

    衛弓見此,也沒阻止,叫了兩隊捕快一路護送張布衣他們離去。

    ······

    眾人一行,向著城南洋人街而去。

    不管是1898年的如今,還是1935年的現實,大夏沿海的城市,洋人都不少。

    當然1900年列強入侵之后,洋人大興了一段時間,后來隨著大夏變法,大夏慢慢變得強勢,又開始出現減少趨勢。

    而作為沿海府城的金州,雖然沒有洋人的租界,但是也有不少洋人混跡。因此誕生了一個洋人集中的街區。

    和后世國外唐人街什么的,有些類似,不過洋人在這里,更加強勢一些。普通人別說惹了,來這里的都很少。

    而如今的大夏,幾乎每個沿海府城,都有著這么一個或大或小的區域,專供洋人居住,算是時代最鮮明的特色。

    眾人來到風格迥異的洋人街時,發現這里也失去了該有的繁華,雖然不破敗,但是幾乎是家家閉戶,沒什么人出來,也沒什么人開門,不知道在不在的。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