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公子世無雙 > 第二八四章 身穿蟒袍斬玄蟒
          早在十余年前就踏足九品境界的顧知恒,在不乏高手投奔的黑鐵山崖,也曾是一只手就能夠數得過來的真正高手,尤其是機緣巧合下得了一尊浮雕著古樸山水圖紋的三足香爐,與他手中那柄看上去更像是單側開鋒劍的筆直長刀,兩者一守一攻氣象森嚴,故而才被指派到大周境內行事。
          可惜堂堂九品修士,在劍氣恢弘有如長虹貫日的駐仙山掌門面前,就成了區區九品修士。
          高人都有高人的尊嚴,殺雞不用宰牛刀,白行樸不屑于施展諸如紫霄神雷訣之類的御劍術,手持小侯爺當做拜師禮的一柄天品長劍,動作瀟灑如意似緩實急,更像是在洞庭湖纏綿春雨之中演練一套不太高明的入門劍法,就是這樣看似渾身都是破綻的一個蒙面劍修,卻讓向來覺得大周那些久負盛名劍修盡是土雞瓦狗之輩的顧知恒覺得無懈可擊,臉色一沉再沉,根本無暇顧及旁人。
          剛打照面就一劍挑飛那尊香爐,黑布遮面的白行樸好像輕輕嗤笑了一聲,山河鼎脫離顧知恒控制旋轉著飛出去之時,劍氣余威齊根削斷其中三根剛剛點燃的線香,左手朝前五指張開往后一撤,虛空攝物將山河鼎拿到手,托在眼前打量一眼,眼角處就有了幾條因笑意堆積出來的魚尾細紋,來而不往非禮也,收了康樂侯府的拜師禮,還沒快來得及給關門弟子一個像樣的見面禮,這東西正合適。
          “可笑十一品境界的所謂正道修士,竟然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閣下究竟是誰?”顧知恒不由自主悶哼一聲,發覺自己祭煉多年已然如驅臂使的山河鼎,竟在一瞬間被陳無雙帶來的幫手舉重若輕切斷了靈識聯系,本就舊傷未愈的識海再次受了震蕩。
          搶在許悠之前最先揮刀斬殺一人而博得小侯爺大聲喝彩的錢興,獰笑著吐了口唾沫,輕蔑地朝顧知恒方向轉頭罵了聲蠢貨,人家這位前輩蒙著臉來就是不想被人得知身份,以為兩句言語相激就能問出他是誰,這姓顧的看來不光是沒了一條左臂,腦子也受了傷,傻啦吧唧的玩意兒。
          白行樸再次出劍之前,大為贊許地眼含笑意朝刀勢雄渾的副統領點點頭,錢興當面嘿笑,轉過頭卻連連撇嘴,頃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這前輩該不是有龍陽之好,看中了錢某健碩身材不成,為表示自己實在不能接受前輩好意,錢興突然大喝一聲,揮刀返身撲進戰團,替孤舟島一名女弟子擋下黑鐵山崖兩人攻勢,“妹子莫怕,瞧錢某給你出氣!”
          在百花山莊住了幾天,孤舟島沒人不知道這位副統領有個相好的嬌俏丫鬟,許悠蕩開對面蒙面人兵刃,一息未盡處接連刺出十余劍斬殺一人,揶揄道:“錢兄這般獻殷勤,不怕府上那位姑娘知道以后有你苦果子吃?”
          聽清二人說話的白行樸搖搖頭,堂而皇之將山河鼎收進儲物法寶,慢悠悠起手一劍反撩,波濤激蕩的水面上被劍氣順勢切出一道深達十丈有余的裂縫,而后水流倒卷化作另一條巨蟒,雖說難免少了幾分搖頭擺尾的活靈活現,可直奔顧知恒的迅猛勢頭,倒比陳無雙面對的南疆玄蟒更為兇狠。
          尚且不止如此,那柄價值連城的天品長劍在水龍卷剛形成時就脫手而出,混在水流中化作無數劍氣虛影,水天之間雨勢為之一滯,比顧知恒境界高出足足兩個品級的駐仙山掌門,是存了心速戰速決,相持的時間久了,很有可能被孤舟島賀安瀾從招式上看出他身份。
          “一氣化三清,你是越秀劍閣哪一位?”
          顧知恒雙眉倒豎,空蕩蕩的左袖頃刻間被渾厚真氣充盈鼓脹,肩頭一抖,左袖立時向下延伸出去三四丈長短,在湖面上攪動出一個漩渦借力,整個身體橫在空中,借旋轉之勢全力劈出一道冷冽刀芒,而后再轉,又是一刀。
          無數道劍氣虛影混在形同巨蟒的水流之中看不真切,白行樸這一手的確跟越秀劍閣的一氣化三清御劍訣有八成相像之處,十一品劍修毫不留情的出手,怎么可能是失了山河鼎的顧知恒輕易能擋得下來的,洞庭湖上劍氣巨蟒吞刀芒,兩相交匯處無聲無息。
          兩道刀芒被水流之中劍氣摧枯拉朽般擊潰的同時,顧知恒揮袖提起一層水幕拋出,知道抵擋不住對方這足以開山裂石的一劍,鋌而走險不退反進,身形飄忽至劍氣水流下方,揚手一刀斬向其中段位置,五境高人交手所產生的氣勢好似烈風,水面上兩條烏篷船被逼得倒退出去十數丈。
          小侯爺目瞪口呆,下意識握緊雙手,一把嘎嘣脆的數豆子攥成粉末。
          憑空起浪,南疆玄蟒昂然露在水面之外的半截身軀不可避免地隨之一晃,神識時時刻刻緊盯著兇獸動作的陳無雙抓住機會,趁身法輕靈如蝴蝶輕舞的墨莉揮劍平削出一道劍氣,迅速繞到一側,欺身一腳踏上黑蟒碩大頭顱,身上黑色蟒袍迎風鼓蕩不休,雙手倒持焦骨牡丹,不惜九成真氣剎那灌注進三尺長劍,狠狠朝兇獸頭顱刺去。
          號稱地獄十八層、一劍破十七的絕頂御劍術曇花一現,被青色劍光層層包覆在內的焦骨牡丹,在陳無雙一息可循環近十個周天的真氣加持下,帶著不可一世的鋒銳仿佛自西北巍峨昆侖千里東來。
          一氣呵成直至沒柄!
          曾經能跟越秀劍閣八品劍修陸不器相抗衡的兇獸玄蟒,龐大身軀陡然一僵,旋即昂首仰天凄厲嘶吼,劇烈扭動中掀起水浪滔天,登時將丹田內真氣寥寥無幾的陳無雙甩下頭頂,傷痕斑駁鱗片不全的長尾突然從水下撩起,勢大力沉抽在來不及躲避的少年前胸,遠遠擊飛。
          墨莉撇下黑蟒飛身追去,在肋骨盡數斷折、口噴鮮血的陳無雙狼狽落水之前攬在懷里,悲痛欲絕地喊了聲:“無雙!”
          卻聽少年不顧傷勢暢快大笑出聲,“公子爺那一劍···四境了!”
          這一日,有修劍初成的少年,于欲渡無舟楫的苦海之中,身穿蟒袍斬玄蟒!
          錢興眼見主子拼著幾乎同歸于盡的重傷使出驚艷一劍,連連怒吼將一柄長刀舞得聲勢磅礴,付出肥碩屁股橫著挨了一劍的代價,狀若瘋虎般斬殺兩名黑鐵山崖三境修士,轉身急忙撲到少夫人墨莉身側,不管不顧掏出一把丹藥往公子爺嘴里塞,還有一口氣卻險些被噎死的陳無雙偏頭躲開,虛弱地笑罵道:“狗日的···滾遠些···”
          聽到他還有力氣罵人,遠處的沈辭云等人才放下心來,只要死不了就好,再重的傷也有法子治。墨莉抱著他落到小侯爺所在的那條烏篷船上,手指輕輕拂過他胸前灌注進真氣探查,立刻就止不住淚水,所有肋骨全部斷折,這種傷勢若不及時救治,微微一動都有可能被斷折的骨骼刺傷內腑,好在他經脈無損,能感覺到為數不多的真氣正在緩緩運轉自行恢復。
          “真香···”陳無雙好像半點疼痛都感覺不到,側頭貼在墨莉身上深深一嗅,黑裙少女情不自禁破涕為笑,不顧他厚顏無恥的腦袋在自己柔軟胸前輕蹭,帶著哭腔道:“這都什么時候了···”
          許奉見錢興持刀站在船頭戒備,湊上前伸手搭上少年脈門,皺眉沉吟道:“墨姑娘,你把無雙公子平放下,老夫不才久病成醫,學過幾手續骨的本事。”
          墨莉這才想起,岳陽樓外一戰許奉也曾受過斷骨重傷,可回到侯府之后太醫令楚鶴卿只是去看了一眼并未出手救治,這就說明這位八品修士確實粗通些續骨手法,忙動作輕柔地把懷里陳無雙平放在船艙之中,許奉凝神閉目深吸口氣,雙手細細摸索著少年斷骨位置,沉聲道:“續骨時會很疼,公子且忍著些。”
          正看著南疆玄蟒仍留著最后一口氣在湖水中上下翻騰嘶吼的錢興聞聲回過頭來,狠狠瞪了許奉一眼,大有你這王八蛋要是敢弄疼了公子爺,老子就一刀劈了你的意思,可被哭得楚楚動人的墨莉只抬頭淡淡看了一眼,副統領大人立即換了一副諂媚笑臉點頭哈腰,伸手捂著屁股處淌血的傷口轉過頭去。
          小侯爺撲哧一笑,這條橫著開口的開襠褲,實在有些別致。
          面如金紙的顧知恒重重摔落湖水之中,沒斬斷白行樸的劍氣水流,自己手里的長刀卻斷成兩截,同時斷去的還有體內數條經脈,駐仙山掌門從頭到尾只出三劍,就讓黑鐵山崖縱橫楚州、云州十余年的獨臂修士感知到,這個蒙面人不光是十一品境界,恐怕一只腳已經踏進渡劫境的門檻,一劍挑飛山河鼎,一劍撩起水流如巨蟒,再一劍化作劍氣無數。
          落水之前顧知恒就心有明悟,這不是越秀劍閣的一氣化三清,甚至壓根就不是任何御劍術,他用的就是劍修最最根本的真氣,大巧不工返璞歸真。
          白行樸悵然嘆息一聲,瞥了眼動作漸漸遲緩、張口漫無目的吐出大團紫色先天丹毒的南疆玄蟒,輕揮袍袖喚起一陣清風將之遠遠吹散,轉頭看向沈辭云,笑道:“白衣判官當年死于此人之手,要想親自報仇,正是時候。”
          顧知恒重傷垂死,黑鐵山崖其余人都隨之心膽俱裂沒了斗志,許悠持劍上前替沈辭云攔住萌生懼意的黑衣老婦,輕聲道:“師弟,十年深仇終于得遇良機,前輩既然愿意成全你,還等什么?”
          青衫少年點頭轉身朝白行樸鄭重一禮,旋即喚起漫天湛藍劍光,一頭扎進湖水之中。
          一柄流光溢彩的天品長劍懸在身前,朝南疆玄蟒微微招手,完全刺進兇獸頭顱的焦骨牡丹帶著一溜腥臭血線倒飛進手中,白行樸忽然想起黑鐵山崖這些人出現之前,陳無雙把劍身探出船篷沖洗的舉動來,低聲笑道:“白洗了,幸好雨勢未停。”
          兇焰灼灼的南疆玄蟒最后凄厲嘶吼一聲,翻滾不休的龐大身軀慢慢靜止下來,水面恢復平靜,不多時,一條尺余長的小黑蛇尸體隨波逐流,蛇頭上滲出來的血液在水中漸漸散開,船艙里的小侯爺遺憾道:“這可不夠燉一鍋了。”
          捂著屁股的錢興扭過頭來咧嘴一笑,“那玩意兒有毒,吃不得。”
          許奉雙手驟然發力,陳無雙渾身劇烈一抖,罵道:“你他娘···接骨怎么比斷骨還疼?”許奉嘿聲一笑也不惱怒,這才接了一根斷骨,疼的還在后頭吶,旋即用真氣護住少年臟腑,雙手下移半寸再度發力,小侯爺撇嘴不屑嘀咕道:“能有多疼,哭爹喊娘的。”
          沈辭云六歲就上了孤舟島,居住東海十年之久早練就了一身好水性,散出靈識很快就在水下找到勉強閉氣想要水遁的顧知恒,卻邪劍湛藍光華照亮被南疆玄蟒攪得渾濁的湖水,迅速追了上去,修士仗著真氣可以御空飛行不假,但潛在水中只能憑借肢體力量游動,少了一條手臂的顧知恒,論及水性當然比不上滿腔憤恨的青衫少年,沒游出多遠就被追到了近處。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傷勢極重的顧知恒只好轉身手持斷刀被迫應敵,水底下雙方閉氣都不能開口說話,沈辭云堅毅決絕的眼神包含了無數言語,同樣在蘇慕仙點撥下明悟了劍十七真諦,同樣是灌注進九成真氣,化心底十年悲苦凄涼為一劍,氣勢如虹。
          水里的阻力對劍氣沒有任何影響,明明五境修為的顧知恒面對這樣一劍卻生出無可抵御的心思,只覺沈辭云整個人都在行進過程中不斷氣勢攀升,卻邪劍離自己越近,一往無前的凜冽氣息就越雄渾,恍惚中,長著一雙狹長鳳目縱劍而來的少年,像極了當年悍然劈落南疆玄蟒實力境界的白衣判官沈廷越。
          自知難逃一死的顧知恒突然打消了抵抗心思,右手五指一松,那柄斷刀緩緩向湖底墜去,微微有些詫異的沈辭云去勢不停,就這么輕輕松松在水中一劍洞穿了他左胸,獨臂修士悶哼一聲,嘴角溢出一連串氣泡,臉上卻有一絲淺淺笑意。
          沈辭云抽出劍身,揚手再一劍,刺穿他丹田氣海,殷紅血液像是茶杯里冒出的熱氣一樣在水中裊裊蒸騰,一把抓住顧知恒衣領向上浮出水面,不作抵擋硬生生挨了這么兩劍,便是上界仙人也決計活不成了,顧知恒深深喘了口氣,第一句話也是最后一句話,“沈公子···你今日大仇得報,彩衣跟當年···的事情并無關聯···你好好待她···”
          渾身濕透的青衫少年急促問道:“她在哪里?”
          顧知恒偏頭似乎想要去看湖面上南疆玄蟒的尸體,隔得太遠了,水波起伏間根本找不到小黑蛇的蹤跡,如釋重負地一笑,氣絕身死于八百里洞庭。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