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穿越之海權時代 > 第二百三十八章 年號興武
    對于施瑯的堅持,康熙明白是為什么,若說這施瑯有多么的公忠體國,說出來別說康熙不信,只要熟悉施瑯人品之人就能知道這貨根本就是個自私自利的卑鄙小人。

    不過康熙卻相信施瑯想要滅掉鄭氏是發自肺腑的,不為別的,就為了鄭氏對施家的滅門之仇, 施瑯這個人雖然是個小人,不可重用,但是放在合適的位置應該能夠發揮很好的作用。

    這就是康熙引以為傲的用人之道,那就是不管是什么人在他眼里都有用處,就看把人用到什么地方。

    對于施瑯可以用在海戰上對付鄭氏,卻不能讓他獨掌兵權, 必須要找一個合適的人給他掣肘,這才能放心使用。

    “施愛卿!想要造船也得等到康親王將福建拿下,朕給你一道旨意, 你先到沿海各地搜羅會造船的工匠,讓這些工匠按照你的要求燙出小樣,等到船廠一開工,立刻就能投入到建造當中。”

    “皇上!如今在福建造船非常不安全,以逆鄭的實力,他們絕對不可能會讓我們在福建安安穩穩地造船,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破壞。”

    “那依你這船廠應該放在哪里?”

    “臣建議將船廠放在旅順,一來旅順遠離鄭氏核心東番島,逆鄭就算想要搞破壞也會鞭長莫及,二來遼東盛產大木,正好適合為船廠提供造船材料。”

    旅順這個名字對于滿清上下來說談不上熟悉,也談不上陌生,這就是蓋州一塊靠海的邊鄙之地,在徹底清除了駐守旅順堡的明軍之后,旅順地區因為缺少人力開發就已經逐漸荒廢。

    盡管滿清入關之后,執行了鼓勵百姓到關外墾殖的政策, 然而關外苦寒, 又沒有像樣的支持政策,百姓自然是不愿意丟掉半條命跑到關外墾殖。

    施瑯的建議正中康熙的下懷,有了這個造船廠的吸引,朝廷能夠更快地向關外移民,以充實關外的人口。

    再大的地盤沒有人根本就守不住,北方的寧古塔將軍,已經多次接到邊民的求助,說是一伙白皮黃發、形如羅剎的蠻夷,在北海以東到處燒殺搶掠。

    這些蠻夷非常兇狠、野蠻,遇到各個村落的百姓,通常都是整個村子全部屠掉。如今朝廷一直騰不出手來,應對這些蠻夷的入侵,若是能夠快速增強關外的實力,再對付起這些蠻夷來就會容易的多。

    因此康熙給了施瑯全權,同時下達圣旨,鼓勵關內百姓到關外伐木,朝廷會以優厚的價錢收購。

    施瑯得到了康熙的旨意,立刻行動起來, 旅順堡已經荒廢了多年,想要重新使用,少不得一番建設,別的不說,單是人力這一塊就需要大量的人口。

    有了康熙的支持,施瑯相當于拿上了尚方寶劍,在拿到戶部的第一筆撥款以后,立刻開始在京畿附近招募流民到旅順附近屯墾。

    施瑯在鄭氏效力多年,對于移民如何招募安置非常熟悉,他也很清楚愿意移民的百姓心里想的是什么。

    這位的人品如何拋開不說,能力是毋庸置疑,似乎鄭氏出身的將領官員,都有很強的移民屯田天賦,無論是已經故去的林鳳、還是如今在瓊州的黃廷都是優秀的屯田將領。

    不說滿清這邊為了應對鄭氏的布局,回頭再說身在承天府的鄭經,立國大典舉行過后,整個鄭氏上下都彌漫著喜悅的氣氛。

    雖然大家還是干著原來的差事,但是心理上的滿足感卻是不可同日而語。由于已經立國,就不能再用永歷的年號,在經過君臣的商議之后,定下了新的年號。

    陳永華與眾文臣選出幾個詞供鄭經挑選,鄭經從中挑出了一個‘興武’的詞做為華夏帝國的第一個年號。

    年號的選擇上,讓群臣明白了鄭經的心意,大王還是想要做武帝啊!

    ‘興武’意為整軍興武,正適合如今鄭氏的氣氛,整個鄭氏現在基本上就是一臺高效的戰爭機器,一切都在圍繞如何打贏戰爭。

    鄭經知道選擇了‘興武’這個年號,就意味著徹底的與儒生決裂。儒生們最不喜歡的就是戰爭,不是他們多么的悲天憫人,而是戰爭一起,武臣的地位就會急速上升,文臣只能跟在武臣的后面給武臣做后勤部長。

    前方供應不上,板子絕對會落在文臣的屁股上,這讓以天下為己任,自認為自己高人一等的讀書人怎么能夠甘心。

    在抑制武臣權力的目標上,君主與文臣的目標是一致的,相對于文臣來說,武臣更容易把皇帝的龍椅掀翻。

    因此在政治上,抑制武臣的權力,君主與文臣是天然的盟友,可是當君主與文臣將武臣踩下去之后卻發現,文臣一家獨大自己的權力還是容易被架空。

    甚至沒有文臣的點頭,君主的權力都出不了皇宮,這個時候君主只能祭起終極殺器,那就是宦官。

    這才是明朝宦官逐漸登上政治舞臺的真諦,宦官就是皇權伸出皇宮外的手,文臣為什么那么反感宦官,真就是宦官最壞嗎?

    但凡有些腦子的人都明白,這是權力的斗爭,與好壞沒有任何的關系。

    除非像一些屁股坐在文臣那邊的太監,名聲一定很好,因為他已經背叛了自己的階級。

    這些歷史教訓,鄭經雖然是歷史小白,但是這么多年的電視、書籍、網絡的轟炸,在見識上也遠超這個時代的古人。

    對于鄭經這樣的后世人來說,他一點都不在乎,國家的權力讓給別人,只要這個國家一直在進步的狀態下,自己這個開國的君主,永遠都會是后人膜拜的對象,自己的后人也會在自己的蔭庇下有著不錯的前程。

    更為重要的是,當自己的子孫除了自己的繼承人之外,其他的人都會分封到各個海外,不知道哪一個子孫就有可能成為一代雄主。

    面對這些海外的力量,國內就算有心人想要起什么壞心思,也要掂量掂量周邊的藩屬國清君側的后果。

    鄭經要做的是盡量平衡文武關系,努力將社會財富做大,保證每一個人都能得到更好的生活,至少老百姓會認為明天更比今天好。

    進入興武元年(康熙十五年),華夏的第二階段戰役準備工作已經基本做完。從滿剌加、呂宋、瓊州、廣東、松江各處抽調的軍隊也全部到位。

    第二階段戰役是整個大陸攻略至關重要的一環,鄭經不能也不敢坐鎮后方聽前方的匯報,他必須要親臨前線,隨時隨地的調整戰略。

    為了打好這一仗,鄭經從各處抽調了十萬步兵,三千多騎兵,分為兩個集團,第一集團由周全斌任主帥,何義為副帥率領三十個鎮合計步兵七萬五千人馬,從大沽口登陸水陸并進直抵京城。

    第二集團由謝永常任主帥,在山海關關城外登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山海關,并迅速控制山海關周邊的城池,掐斷關內關外的聯系。

    與此同時,騎兵開始掃蕩關外草原部落,打掉各個小部落的頭人,在獲得馬匹牛羊牧場的同時,開始進行草原攻略。

    海軍則以第一艦隊與第二艦隊組成聯合艦隊,對第二階段的攻略保駕護航。

    興武元年二月初二鄭軍對整個承天府進行了宵禁,已經多少年沒有施行宵禁的承天府,百姓開始有些恐慌,在地方各級官員的安撫下,百姓漸漸平靜。

    表面的平靜之下是聽風衛的秘密行動,一些在承天府突然宵禁送不出情報的細作,開始著急,這些細作無一例外全部在聽風衛的監控之下。

    鄭經給楊來嘉的命令就是這一次的行動必須要保證在短時間內不能傳到滿清的耳朵里,鄭經也沒打算長久保密,這也不現實。

    只要保證十幾天的時間差,鄭軍就能在大沽口登陸,這個時候就算是保密已經沒有意義,滿清再想反應也來不及了。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