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修真小說 > 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 > 第298章:瞬殺天人


    “看來你知道這通向哪里了吧。”

    李恒似笑非笑的看著少君。

    “你......你,怎么回事!你為什么知道應許之地的位置,并且還能打開通道。”

    少君神情驚駭。

    這沒道理呀。

    能知曉他們所開辟的應許之地的位置,還能打開通道,應該是他們自己人才對,為什么此人也會知道?

    他來不及思考,連忙出手。

    自己必須斬殺此人。

    否則他們都將面臨大難!

    他氣勢磅礴洶涌,周圍虛空震碎,手掌蓋壓而下,似要拼盡全力將李恒鎮殺。

    “誰給你的自信?”

    李恒輕點虛空,源力波動蕩漾而開,直接將少君凝滯在半空中,無法動態,那耀武揚威的污染之力也瞬間沉寂下來。

    少君心中掀起滔天駭浪。

    為什么?他這真實福音降臨的狀態,有福音的賜福,真實之力的加持!可是為什么,現在居然被壓制了!

    真實之力居然都沉寂了下來,怎么可能?

    李恒這邊沒有過多驚奇。

    他剛才砸了三十萬源力下去,要是連這點污染之力都奈何不了,那才叫奇了怪了。

    不過他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這污染之力的本質及其恐怖。

    如果他只用浩瀚大日之力和蒼茫大地之力抵抗的話,搞不準還真的會被其破開防御,污染自身,那還不如一開始就用大招呢。

    畢竟他才法相境界,自己的大日之道和大地之道并沒有徹底成長起來。要是法相境界就能奈何就污染之力,那也不會讓身影頭疼了。

    幸虧之前在學宮收割了一波。

    所以這三萬源力倒也不算傾家蕩產,他如今還剩三十萬,只希望這個組織能給他驚喜,能讓他多收割一點源力。

    心念一動,他將傳信符文打進通道。

    茫茫虛空。

    那個組織所聚會的冥冥之地,被他們代稱之為應許之地的地方。此時這里游蕩的諸多神念,幾乎所有成員都聚集到了這里。

    “怎么回事,百圣學宮的道友聯系斷了。”

    “我這邊察覺到百圣學宮那邊封閉了起來,不知要干什么,難道是他們察覺到了我們的存在?”

    “有可能,我心中有不妙的預感。”

    “那我們該怎么辦?前去救援同伴?”

    “這一點我們要慎重,要知道我們現在還沒成長起來,只有幾個人晉升天人,難以和百圣學宮這個龐然大物對抗。”

    眾多神念七嘴八舌的交談。

    他們并不遲鈍。

    哪怕學宮中的消息還沒暴露出來,他們也能察覺到異樣,生出了不妙之感。而這種不妙之感他們必須重視!

    “慢著,我覺得我們必須考慮一件事。”

    “如果我們的存在已經暴露了,那么百圣學宮內的道友同伴估計已經死絕,如果我們還貿然前往救援的話,可能會掉入陷阱。”

    一位天人級數的神念平靜說道。

    觀察氣息,顯然才剛入天人不久。

    “說的沒錯,這件事我們必須慎重。”

    有神念贊同。

    “但同伴有難,我們不能見死不管。現如今各大勢力已經察覺到突破法相的隱患,禁止了很多人突破,我們的成員死一個少一個。”

    又有神念不贊同,也是位剛晉升的天人。

    他們雖然因為詭秘力量影響,認為同伴可以絕對信任,但到底是不同的個體,并不是同一條心,沒有神圣的卡拉聯系著他們。

    所以此刻,已然出現了截然不同的意見。

    “同伴有難,我雖然很心痛。但別忘了,不能因小失大,如果這是個陷阱,導致我們全軍覆沒,讓應許之前無法降臨,這該怎么辦?”

    “那如果同伴還活著呢?”

    “活著我自然會前去救援,但現在生死不明,我認為我們不需要冒這么大的風險。”

    那位主張不救人的天人神念平靜說道。

    咔嚓。

    突然,旁邊虛空破開,一個傳信符文來到這方冥冥之地,顯現在眾神念面前。

    神念見狀一驚,感應了一下,群情激奮。

    “該死的,他們居然那么卑鄙,在追殺我們的同伴!我們必須出擊,救下同伴!”

    那位主張救人的天人怒吼。

    “好,我答應了,出發。”

    主張不救人的天人沉默了一會,在救人和風險中間權衡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了救人。

    “不過,我們不能選擇全部前往。”

    “我隱隱感覺這個地方不安全了,等到這個事情過后,我們必須拋棄這個地方,重新開辟一處聚會的秘境。”

    兩位天人叮囑。

    旋即挑選了幾個實力強大的前往。

    此時李恒這邊。

    他甚至有閑工夫弄出一杯茶細細品嘗。

    少君見到李恒那勝券在握的樣子不由低聲怒吼,拼命掙扎,雖然在源力的禁錮之下,這一點用都沒有。

    “你以為你贏定了嗎!”

    “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們組織有多強大!”

    李恒充耳不聞,垃圾話而已。

    此時周圍的地脈當中流淌著他的大地法相之力,沿著一種玄之又玄的軌跡運轉,將此地覆蓋,形成了一方浩瀚的陣勢。

    既然打算收割獵殺,那就得有所準備。

    他可不想其他人也像那少君一樣,有機會用出所謂的底牌,讓自己體內的污染之力猛的爆發,消耗他這么多的源力,不值得。

    很快,虛空破開,六個身影浮現。

    觀察氣息。

    赫然是兩位天人,四位法相巔峰。

    少君見狀一驚,連忙開口怒吼。

    “快走,這里是陷阱!”

    然而在那六個人的視野當中,少君卻是在被兩個人不停的圍攻,幾乎垂死,頓時向他這邊飛來,想要解救他。

    李恒這邊挑了挑眉毛,六個人?

    有點少了。

    他還以為這個組織會帶一半的人出來呢。

    看來這個組織當中還是有聰明人的。

    不過李恒倒也沒多么在意這點,大不了這件事情過后一個又一個收割就行了,直接一網打盡那不太現實,別人又不是傻子。

    更何況真的一網打盡也不符合他的利益。

    這個組織的人還沒成長起來呢。

    不管少君如何不管不顧的怒吼,但是在李恒大陣的影響下,那六個人依舊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瞬間就踏進了大陣核心范圍。

    隨后,大陣爆發,運轉。

    恐怖的大地之威自地下升騰而起,壓迫虛空,變化成無窮的重力,壓在六人每一處肌膚,每一滴血液,每一縷魂魄身上。

    瞬間。

    那法相巔峰的四人瞬間被壓爆,只留下四團黑色,不斷蠕動的液體,然后被虛空浮現而出的太陽真火包裹,不斷焚燒。

    那兩個天人這才反應過來,雖然心中懵逼,但本能的運轉體內修為,爆發氣勢,想要讓這恐怖的大地重壓抵消掉。

    但這方陣勢根植于蒼茫大地,再經過李恒精心準備,位格也相當之高,而他們不過才剛初入天人而已。

    瞬間,大地重壓猛的暴增。

    這暴增的速度直接壓過了這兩位天人爆發的速度,他們的身軀就好像被隕石砸中了一樣,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這時候,他們才意識到這是生死危機!

    沒有多加猶豫,他們直接動用底牌!

    雖然這一切僅僅只是瞬間的功夫,但李恒自然知曉了這組織的成員極有可能藏有底盤,那就不會給他們絲毫動用的機會。

    大日法相瞬間升騰而起,普照無量光,震懾他人心神,令兩位天人生出一陣暈眩之感。在大日法相極盡升華之下,恐怖的大日真火浮現,兩位天人的身軀包裹。

    但天人畢竟是天人。

    即使大日真火已經包裹住,他們全身鉆進了他們的五臟六腑當中,他們還能再撐一會兒,只要一會兒,他們就能動用底牌。

    只要他們能動用底牌,令真實福音降臨。

    一切都將逆轉!

    李恒見狀嘆息一聲。

    五萬源力播撒進太陽真火,化為燃料。

    瞬間太陽真火猛地暴漲,化為一道通天火柱,似與天齊高,直接就將兩位天人焚燒殆盡,連同他們留下的黑色液體一起化為虛無。

    此時。

    四位法相巔峰留下的黑色液體也被太陽真火焚燒成虛無。

    源力+五十萬。

    刨除剛才化為燃料的五萬源力。

    此刻李恒的源力總額來到八十萬之多!

    不過李恒并不高興,嘆息一聲。

    硬實力還是不夠強啊,自己堂堂法相,都精心布下了如此強大的陣勢,大日法相極盡升華,都不能瞬間鎮殺兩位天人,得動用源力。

    自己還是太弱了,得抓緊時間提升了。

    此時少君目光呆滯。

    剛才發生了什么?不是眼花了。

    六位同伴,在他呼吸的功夫,就死了?

    要知道,這六位同伴當中有兩位是天人啊!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看到了吧,他們因你而死。”

    回過神來,李恒淡淡笑道。

    少君沒有回答。

    他憤怒的看著李恒,恨不得食其血肉。

    突然他又笑了起來。

    “你殺了我吧,我現在對你已經沒有用了。”那六位同伴的死訊已經被我們所有人知曉,我這只對你沒有用了。”

    李恒挑了挑眉毛,微微一笑。

    “怎么說沒有用呢?”

    他看著眼前這位少君,這只怪物,心念一動,利用源力偽裝和無相天魔本質變化身形。

    “你看看我是誰?”

    少君人傻了。

    因為此人變化的身形和他一模一樣,就連他的氣息,那瘋狂,詭秘的內核都一模一樣!
USDT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