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做局 > 第2339章 不講規矩
    衛小北心里胡亂揣測著,不經意間看到徐洪剛一副志在必得的神色,突然有所明悟,康德旺被查難道也是徐洪剛的手筆?

    “小北,只要你這邊同意,其他問題我都會給你搞定的,不會給你帶來什么麻煩,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徐洪剛再次說道。

    “徐哥,你都說到這份上了,那我肯定沒問題。”衛小北陪著笑臉,“我們的工程承包給誰都一樣的,謝總的公司有您背書,我相信肯定錯不了。”

    “謝總,聽到沒有,人家衛總可都答應了,你還不趕緊敬衛總一杯。”徐洪剛笑容滿面地說道。

    謝偉東聞言立刻站了起來,笑道,“衛總,我敬您,以后還請多關照。”

    “謝總客氣了。”衛小北笑笑。

    兩人喝了一杯,衛小北坐下后瞄了徐洪剛一眼,此時的他,隱約猜到了一種可能,謝偉東應該是徐洪剛的白手套,否則徐洪剛憑啥親自出面幫他要工程?而是還是硬生生從趙曉蘭和康德旺手上將工程搶走,這簡直是虎口奪食啊。如果他的猜測是對的,那徐洪剛的胃口也太大了,而且吃相有點難看,一上任就開始迫不及待搞這事。

    衛小北心里琢磨著,突然覺得自己之前對徐洪剛的認識似乎有些片面了。

    三人喝著酒,市檢外面的一條街道上,楚恒的車子停在路邊,沒過多久,一名男子打開車門上了車。

    楚恒看了男子一眼,開口就問道,“康德旺的事怎么樣了,能把他弄出來嗎?”

    “夠嗆,案子是王檢親自盯著的,我也不敢貿然插手。”男子搖頭道,他是市檢的一名中層。

    楚恒聞言,眼里閃過一絲陰鷙,低聲罵道,“王慶成這個白眼狼,墻頭草,王八蛋。”

    聽到楚恒罵王慶成,男子也不好接腔,只能保持沉默。

    楚恒罵了幾句,似乎氣消了不少,只不過眼下的他,顯然也拿王慶成沒轍,論級別,雙方是一樣的,而且人家也不歸他管,他拿王慶成一點辦法都沒有,尤其是現在徐洪剛成了市長,王慶成明顯是倒向徐洪剛了。

    “楚市長,如果您要給康德旺帶什么話,我還是能辦到的。”男子見楚恒沒說話,便主動說道。

    楚恒目光陰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康德旺被查,楚恒并不擔心自己會被牽連到,因為他之前就已經極為謹慎,并沒有跟康德旺有任何的直接利益往來,所以這一點楚恒還是很放心的,但康德旺被抓進去,楚恒身邊明顯缺少了一個得力的辦事人手,而另一點,則是楚恒已經意識到了徐洪剛授意王慶成查康德旺,最終目的恐怕是沖著他來的。

    徐洪剛一上來就想打壓他,這才是讓楚恒擔心的。

    沉默了片刻,楚恒道,“暫時沒什么話要給他帶,回頭有需要的話,我再交代你。”

    “好,楚市長您有需要就隨時打我電話。”男子點頭道。

    楚恒點了點頭,道,“我這沒別的事了,你先回去,有啥情況要第一時間通知我。”

    “楚市長您放心,我會的。”男子答道。

    男子下車離開,楚恒獨自一人坐在車里發呆,臉上露出不甘的神色,一步錯步步錯,他當初就不應該輕信了薛源以及伍文文,要是沒有這兩人使壞,他現在何至于這么被動?失去了市長的寶座不說,今后還要面臨徐洪剛的打壓。

    楚恒很清楚,除非他今后在徐洪剛面前裝孫子,否則徐洪剛絕對不會放棄打壓他,甚至就算他在徐洪剛面前裝孫子,徐洪剛明面上跟他裝得一團和氣,暗地里恐怕還是會找機會去尋找他的把柄,老話說的好,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在徐洪剛眼里,也許他楚恒始終是一個威脅,除非他離開江州,徐洪剛才不會將他視為威脅。

    通過這次的事,楚恒已然感覺到,徐洪剛其實是一個跟他很‘像’的人,同樣的心機深沉,十分能隱忍,兩人骨子是同一類人,因此,他用自己的思維去揣測徐洪剛的心思,換成是他,也絕對不會容許身邊有一個能威脅自己的人存在。

    想及此,楚恒面露憂色,他今后的日子怕是很不好過,除非離開江州。

    離開江州……楚恒心頭一動,這個念頭一冒出來,楚恒的心思就活絡起來,退一步海闊天空,眼下江州已經沒有他的上升空間了,特別是徐洪剛對他抱有敵意,他何不換個地方?人挪活,樹挪死,或許他現在暫時離開江州才是最好的選擇,畢竟徐洪剛現在正如日中天,背后又有蘇華新撐腰,他沒必要在江州跟徐洪剛較勁,而他要是不走的話,徐洪剛可能會一直打壓他,所以離開似乎是個更好的選擇。

    只是就這么走的話,楚恒又有些不甘,他的成長軌跡都在江州,根基也都在這里,苦心經營了這么多年,突然就這么走了,楚恒心里莫名又充滿了挫敗感。

    不知道想了多久,楚恒自嘲地笑起來,他自個倒是想得挺美,好像他想離開就能離開似的,他這個級別的干部的調動得經過省里,又豈是他自個想走就能走的。姑且不說他甘不甘心,他首先得確定自己能調走,有合適的位置安排他,否則現在想再多也白搭。

    看來回頭得先去試探一下關新民的口風。楚恒心里暗暗想著,他如果真要調走,只能通過關新民,否則自個是沒那個本事的。

    想到關新民熱心幫他介紹對象,楚恒又多了幾分信心,關新民現在對他還是很關心的,如果他跟關新民表露自己想離開江州的想法,或許關新民會幫他安排。

    這時候,楚恒想到了關新民給他介紹的那個對象俞小丹,暗暗握了握拳頭,他一定要將俞小丹給拿下,就算對方離過婚又如何,只要對方能給他帶來幫助,別說離過一次婚,就算已經是三婚四婚,他也得接受。

    這幾天,楚恒一直跟俞小丹保持著聯系,兩人偶爾也打打電話,十分懂得拿捏女人心思的楚恒,經常能逗得俞小丹哈哈大笑,因此,楚恒心里是有挺大把握的。

    唉,要是這個俞小丹長得再漂亮點就好了。楚恒咂咂嘴,只能算中上之姿的俞小丹,在楚恒眼里唯一的優點也就是皮膚比較白了,這時候楚恒沒來由想到了丁曉云,丁曉云是目前唯一讓他心動的女人,只可惜丁曉云對他始終保持著距離,著實讓楚恒有點無處下手,他要是離開了江州,估計以后更沒機會得手了。

    這讓楚恒一時惆悵起來,一向順風順水的他,現在竟然在仕途和情場上都不如意。

    一夜無話。

    次日上午,市組織部長馮運明來到松北召開干部大會,宣布了市里對松北主要領導的調整,耿直正式從陽山縣長調任松北縣書記。

    會議開完后,馮運明來到了喬梁辦公室,辦公室里只剩兩人時,馮運明看著喬梁道,“小喬,馬上就要去紀律部門上任了,真不后悔?”

    “馮部長,瞧您這話問的,市里的任命都下來了,我還能后悔啥?”喬梁笑道。

    “也對。”馮運明笑笑,“不過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想后悔也來不及了。”

    “既然做了這個決定,那我就沒啥好后悔的。”喬梁笑道,“馮部長,市里對我們松北縣長的人選,有沒有新的考慮?”

    “暫時還沒有。”馮運明搖了搖頭,“徐市長反對葉心儀擔任松北的縣長,但他也沒提出自己的人選。”

    聽到馮運明這么說,喬梁眼里閃過一道光,他知道徐洪剛這么做的目的,對方一方面反對葉心儀擔任松北的縣長,一方面又沒提出自己的推薦人選,他是在等葉心儀屈服。

    “馮部長,我覺得葉心儀同志就是松北縣長的最合適人選,市里面應該重點考慮她。”喬梁再次推薦葉心儀。

    馮運明聞言看了喬梁一眼,之前葉心儀調來松北擔任副書記,就是喬梁跟他推薦的,他知道喬梁和葉心儀關系不一般,所以喬梁推薦葉心儀松北縣長,馮運明一點也不覺得奇怪,想到吳惠文也提議由葉心儀擔任松北縣長,馮運明不由問道,“你是不是跟吳書記推薦了葉心儀?”

    “嗯。”喬梁點了點頭。

    “難怪。”馮運明恍然,想了想,又道,“現在關鍵是徐市長那邊反對,否則葉心儀擔任縣長應該是沒太大問題。”

    “馮部長,您是組織部門的一把手,這個時候您應該積極發揮作用嘛。”喬梁道。

    “我怎么積極發揮作用?”馮運明好笑地看著喬梁,“你是讓我直接去跟徐市長打起來嗎?”

    “馮部長,我不是那個意思。”喬梁苦笑,“我只是覺得沒有誰比葉心儀更合適擔任松北的縣長了。”

    “我明白你的想法,這樣吧,回頭我再推薦一下葉心儀,不過如果徐市長那邊要是繼續反對,這事可就有點難辦了。”馮運明說道。

USDT官网